开云平台登录入口

开云平台登录入口

逆向劳务派遣及其责任认定以李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案为例

2023-11-16 开云平台登录入口

  劳务派遣在我国的发展日益繁荣,但随之夹杂的畸形问题也日益凸显,逆向劳务派遣便是畸形问题之一。

  目前,我国法律与相关制度对逆向劳务派遣的规范与规制并不完善,行政监督管理机制也存在缺位,众多企业利用逆向劳务派遣来逃避自身责任并减少劳动成本,一方面使劳动者经济利益与劳动权利严重受损,另一方面也使法律实务陷入困境,不利于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建设。

  此外,在当前逆向劳务派遣纠纷案件中,劳动者维护自身权益更是道阻且长,面对劳动者的维权,企业通常会采取解除劳动关系等手段,使其维权难上加难。

  李某是由德阳某科技公司在2013年2月招聘入职,其应聘岗位为申诉专员,按月计酬:3000 元/月。

  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在申请人李某就职期间并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而是先后三次以第一被申请人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的名义与申请人李某签订《派遣人员劳动合同书》,并将申请人李某已签字的劳务派遣合同收走,未返还给申请人。

  且在第二被申请人处的所有员工均为此操作模式,2017年3月 20日,申请人李某接到由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发送的邮件通知,将撤销李某就职部门,要求李某在3月21日到新岗位报到并参加岗前培训。

  申请人李某在接到通知后认为调岗一事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没有事前与其协商,且调岗后的岗位为运营中心一般工作人员,工资底薪为1210 元。

  若没有完成绩效任务还要扣减350 元,该工资水平不仅低于原岗位工资水平,也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向德阳某科技公司明确说不接单方调岗的决定。

  但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对于申请人李某的诉求始终不予理会,并告知李某如果不按时报到视为旷工,将予以开除决定,强硬要求李某于次日到新岗位报到。

  在该案件中申请人委托代理人认为,本案实质为逆向劳务派遣,申请人李某与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实质构成事实劳动关系。

  申请人是由被告德阳某科技公司招聘,因双方均处在德阳,而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远在北京,在德阳并无任何分支机构。

  同时申请人已在德阳某科技公司入职超出法律规定的六个月或者两年,期间也从未受到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管理。

  该案是逆向劳务派遣。被申请人对此说法表示反对,认为申请人李某与第一被申请人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之间签订的《派遣人员劳动合同书》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李某是以派遣人员身份到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处工作,属于正常劳务派遣。

  申请人代理人认为二被申请人共同构成违法解除。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对申请人李某进行调岗降薪,并未事先与申请人协商一致;

  德阳某科技公司以申请人拒绝到新岗位报到,做旷工处理,认为申请人李某连续旷工,并辞退申请人,属于违法解除事实劳动关系;两被申请人采取逆向劳务派遣的方式。

  在申请人与第一被申请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间的劳务派遣合同无效的前提下,申请人与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形成事实劳动合同关系,对于违法的解除行为,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而两被申请人从中具有利益关系,两被申请人均负有无法推脱的责任,故两被申请人对申请人应承担连带责任。

  我国目前对劳务派遣有法律规章规制,对派遣单位和接受单位在《劳动合同法》第58 条和第59条中有着界定。

  但就其本身定义却没有法定概念进行解释,根据现有学术资料显示,学术界对其定义争议不大。

  本文认为,劳务派遣是“有劳动关系没劳动行为,有劳动行为没劳动关系”的特殊用工形式,即由派遣单位与接受单位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然后派遣单位将与之订立劳动合同关系的劳动者派遣至接受单位,接受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务关系。

  在我国,逆向劳务派遣并非法定概念,同时在学术界也未形成一致观点。在 2007年12月的相关官方表述中,逆向劳务派遣被认为是劳动者被解除与原用人单位的劳动合同,通过与劳务派遣机构订立劳动合同再次回到原工作单位的行为。

  在我国学术界,有学者觉得逆向劳务派遣分为自设派遣与合谋派遣。目前,自设派遣行为在我国属于违法派遣行为;

  合谋派遣不同的一点在于,派遣单位与接受单位并无权属或者附庸关系,二者为独立的个体,但是通过合谋来完成逆向派遣,其他与自设派遣的操作基本一致。

  在实际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合同快要到期的时候,用人单位为了不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的合同,要求想续约的劳动者,不得不与派遣机构签订合同。

  然后以派遣形式继续上班,以此来偷梁换柱;另一种是单位以不正当手段,让劳动者被迫与派遣单位签订合同。

  这类在实际中,通常表现为单位无故使用变更或者解雇等理由,来胁迫劳动者服从单位安排来签订派遣。

  除上述两种通常情况之外,逆向劳务派遣还有一种特殊的表现形式,即隐秘的合谋派遣,是指劳动者由用人单位雇佣,通过与派遣机构合谋,利用不正当手段,让劳动者并不离岗,但从直接用工变为派遣用工。

  在本案中,并未查明德阳某科技公司与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之间是不是存在就上文中提及派遣公司为企业设立、收购的情况。

  但查明德阳某科技公司超过80%的员工都是通过与申请人李某相同的方式,即由德阳某科技公司招聘,再与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协议的方式入职。

  由此可以推定,德阳某科技公司与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之间是存在合谋关系,案涉逆向劳务派遣主体应为德阳某科技公司。

  本案申请人李某是由第二被申请人德阳某科技公司招聘,双方已达成合意,再由德阳某科技企业主导,要求申请人李某与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签订的劳务派遣合同。

  并通过德阳某科技公司寄送给被申请人北京某劳务派遣公司盖章。这一操作与劳动者先于派遣单位招募进来建立劳动关系。

  而后依照接受单位需求,派至接受单位用工,与接受单位建立劳务关系的劳务派遣相违背,这一行为能认定德阳某科技公司为该逆向劳务派遣行为的主体。

  本文从李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案切入来分析逆向劳务派遣法律制度,较为地阐述了逆向劳务派遣的理论知识,并结合案情认定本案中的劳务派遣行为应当认定为无效的逆向劳务派遣。

  在此基础上对我国现行逆向劳务派遣制度做多元化的分析研究,指出我国目前在逆向劳务派遣法律规制方面的不足。

  同时,本文通过研究之后发现,逆向劳务派遣是背离于《劳动合同法》的。并且现行法律的规定不仅不能完全保障劳动者在该类案件中的权益,而且太模糊化缺乏操作性。

  大量的逆向劳务派遣也因此而存在。再通过对于真实案例的研读,本文就李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案在认定为逆向劳务派遣的前提下。

  对于企业违法解雇的认定与责任承担根据案情加以概述,明确本案违法解除主体为德阳某科技公司,根据现行法律判定其应承担支付赔偿金责任。